• Caron Butler亲笔:从赛场上退休了,但我会以其他的

2020-06-06

在她第一次乘坐飞机的时候,我的母亲可是被吓得要死,我估计她一直在悄悄地责怪Pat Riley呢。

那是2002年选秀大会后的第二天,我们正飞翔在威斯康辛和佛罗里达之间,离地面三万英呎的某个地方。迈阿密热火队刚刚选中了我,而Pat Riley随即派来了球队的专机。如果现在让我闭上双眼,我脑海中还能浮现出我母亲Mattie那坐在舒适舱位里的样貌。她带着满满的自豪感和和显而易见的恐惧,来来回回地看着我和窗外的风景。

「这是给我们专乘的飞机吗?」她一直在这幺说。她完全无法相信这一切。这架偌大的飞机上只有我们一家——我、母亲、我的未婚妻和我的兄弟——以及两名热火队的代理人。

这一切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我希望能表现得高冷一点。我坐回我的位子,努力去用我的鼻子而不是嘴来呼气。球队的人为我和弟弟展示了Alonzo Mourning和LaPhonso Ellis随队出征时的专座,真让人有一种恍如梦境的感觉。

「这不是常态。」我告诉母亲。

我不停地告诫自己,现在自己要像一个迈阿密热火队员的样子。我不是想愚弄任何人,但是我要说,我在康乃狄克州大打比赛的时候也有坐过飞机,但从来和头等舱什幺的无缘相见。而这个可比头等舱牛多了,这是Pat Riley的专用舱啊!我当时就在脑子里对自己说:「你没做梦,这都是真的。Caron,你是一个男人了,装出个样子来!」

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有趣,当时我在努力帮母亲控制情绪,但实际上——我也是很害怕的。

那已经是16年前,我刚刚抵达迈阿密开启职业生涯时发生的事了。回到当时,如果你告诉我我会为九支不同的球队打球,并在联盟中度过超过十五年的球员生涯的话,我看你的眼神估计会和母亲在飞机上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的。

但现在我到达终点了。这段旅途棒极了,真的是一份恩赐。但花无百日红,一切都是如此。今天,我要从NBA退休了。

我曾想给年轻的自己写封信,但我随即想起来……吶,12岁的Caron是不会听进这些废话的。我从未来穿越回来给他写信?这根本无关紧要。一旦他打开信封,发现里边没钱,就会立马把它扔进垃圾堆了。然后他还会拿我的光头开炮,告诉我我实在太老了。

Caron Butler亲笔:从赛场上退休了,但我会以其他的

现在,我只想为大家讲几位帮助我实现NBA之梦的人。

首先就从Pat开始吧。

我自小在威斯康辛州的拉辛市长大,而威斯康辛也是我18岁前所知的全部。事实上,我那段时光甚至没有离开过本州一步。我曾听说过芝加哥,也听说过人们在迈阿密的海滩上放风筝,但除了在康乃狄克的两年以外,拉辛市就是我仅有的世界。至于大城市,都还只存在于电影和电视之中。

然后我突然接到了Pat Riley的电话。从我在选秀当天挂下我们的第一通电话起,一直到我走进热火队的训练馆为止,我都觉得那不像是自己的亲身感受。我觉得自己像是真的成功了,一下子就成为了成功人士,你知道我的意思吧?我简直成了世界上最开心的人,我想让家人为我自豪,想让家乡拉辛为我骄傲。我已準备好把自己献给篮球,身体能撑多久我就打多久。

而Pat马上让我明白了,我对于力量一无所知。

在我踏上训练场的第一天,我发现在迈阿密等待我的不是一场派对。这里的日子可没有在南海岸的沙滩上抽雪茄之类的惬意。

他的第一句话是:「你的更衣柜在那里,如果你早一小时来训练的话——你迟到了!你应该从明天早上就开始训练。另外,你叫什幺名字来着?」

这就是我到达训练馆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这就是热火队的队风。这简直是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专机下来后,我和全家人乘着加长豪华轿车在全新的城市街道上飞驰,人人都以我为傲——然后就这样开始训练了……在这里你才能看到Pat Riley的另一面,而正是这些为他赢来了那些总冠军戒指。Pat会告诉你立刻去开始练球,否则你没资格当这个队的一员。

幸运的是,我在之前的生活中已经经历过很多事情。迈阿密名声在外的夜生活会误导很多年轻人,但我对此毫不担心。我14岁就当了父亲,在青少年时就曾经被捕十好几次。在我16岁时,警察在学校里我的衣柜中搜出了毒品和手枪,随后我遭到监禁。我曾不止一次几乎没命,也曾在很小时就失去了很多的身边人。因此我不会去寻欢作乐,至少在我刚进NBA的时候不会。那个时候,篮球是我不惜一切也要守护的东西。我远离喧嚣,以使它们无法乱我心神。

但我那时还年轻啊,老兄。我有了正确的态度,但我还不真正明白该如何去做。

最初的几个月对我职业生涯的塑造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这幺说我都觉得不够,应该讲:「迈阿密热火队是我能够在NBA维持如此长的职业生涯的原因。」我带着自认为正确的心态——充满慾望、坚韧不拔,随你怎幺说吧——来到这里开始征程。但热火队的球队文化——在Pat Riley和Stan Van Gundy的治下——所要求的刻苦程度仍让我大吃一惊。他们教给我如何正确地练习、训练和準备比赛,教会我一切重要的事情。而这些都是你每晚在TNT直播中看那些NBA球员时所看不见的。

或许最幸运的一点是,我很早就认识到天赋在NBA并非最重要的条件,这与人们所一般想像的并不相同。天赋当然很重要,但我在当时开始明白,只要你每场比赛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拚搏——要在上场时带着耗尽自己能量的觉悟——那你一定就有赢的机会,即便你在天赋上被对面压制。有韧性才能赢下篮球比赛,没有韧劲的「最高级别赛事」才是天方夜谭。

Riley教练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教给我这一切。一个我绝对不会忘记的做法是,他在更衣柜里给我留过字条,我有些天会在训练前发现它们。它们有时是关于一个我需要注意的特定战术或者细节,有时只是几个激励性质的词。字条的内容从没超出过一两句话,但每一次都能给我很大的鞭策。那些字条就像是我与这位篮球教父间的一个绝密通道,使用的是我们两个独有的语言。我感觉到每一张字条都在让我的某个方面变得更好。

过了很多年,当我辗转到雷霆队之后,我也开始给Kevin Durant留类似的字条了。KD一直像是我的小兄弟一样,当他在MVP的获奖感言中为我的这种行为道谢时,我既惊讶又感激。在我看来,我只是传承了Riley教练教给我的东西,而我的所学几乎都是他传授给我的。

所以,当两个赛季后我发现是Pat Riley将我交易到湖人时,我真的是非常伤心。我想Pat和我是有一种篮球方面的特殊纽带的。

该死的,如果交易我就能换来Shaq,我也会这幺做的。你去镜子里照照自己,如果你能说你比Shaq更有价值,那我就不知道该说什幺了。这只能是你的私心作祟。

所以这种伤痛也没持续很长时间,毕竟这只是联盟不断成长和发展的一部分而已。就像我所说的,出于我的个人经历,我习惯了在同一个地方不断成长,因此当初也是抱着在迈阿密从一而终的期待来这里的。在那最初的岁月里,我和Dwyane Wade、Brian Grant、Eddie Jones和Mourning们并肩作战,那是一段难以置信的学习经历。我会永远记得和这些家伙一起时所经历的乐趣的。

不过,这就是生活。几天过后,我就从南海岸去到了洛杉矶,从D-Wade的队友变成了Kobe Bryant的队友。Wade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之一,但你很难抱怨能有给Kobe保驾护航机会的好差事。我到了洛杉矶,之后又过了差不多一週,我甚至不记得我为何在最初会感到沮丧。

我在洛杉矶只待了一个赛季,之后就被交易到华盛顿巫师。有趣的是,我对第二次被交易真的没有太伤心,并将此理解为「一个篮球层面的好决定」。巫师队有着一群天赋出众的年轻球员,我对有机会在这里打球而感到兴奋。

我在巫师一待就是六年,期间我进了全明星阵容,也度过了职业生涯最美好的几个赛季。我那时的队友包括Antawn Jamison、Brendan Haywood,还有那个无处不在的Gilbert Arenas——他当时还没有给自己起那个「铁板烧(Hibachi) 」的外号呢。我会一直记得首都球迷们有多幺热爱那支巫师——在洛杉矶和迈阿密打球的经历都很棒,但华盛顿特区是我度过生涯多数时光的地方,我也将永远视之为我在篮球上的第二故乡。

Caron Butler亲笔:从赛场上退休了,但我会以其他的

不断地被交易开始教我相信NBA的生意场本质。在这之后,不论我去到哪里,我都会努力让自己成为训练场上的榜样,这是我在迈阿密所学到的财富——从不缺勤训练,一直努力提高,并完成好最细微的工作。而每到一支球队,我也会结识新的朋友。我是说,当你与一群人一起朝夕相处后,只要你去找他们并能敞开胸怀,人与人是很容易构筑这种纽带的。

但我得说,这对我的的家庭而言并不容易。我职业生涯共计效力过九支不同的球队,甚至还曾经搬到凤凰城却只待了30天的时间。我的妻子Andrea不得不忍受多次的搬家;我的孩子们也在不断地转学,总是成为学校里的新面孔;而我的母亲——事实上她一直以来都为我而感到自豪,我只要进了一个球而没当选本场最佳,她都会为此难过(谢谢你,妈妈)。

我的家庭为我的职业生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不会忽略这点。

但我能够身在此地已经非常幸运——至少我还活着,这已经堪称一个奇蹟。当我这幺说的时候,我可是真的在讨论生死。就在刚过的这个週末,我回到拉辛去参加了一个葬礼。那是一个26岁的本地年轻人,他在逃离座车后被警察射中了好几枪。我并不认识他本人,但某种意义上,我曾经和他是同一种类型的人。我和我那些在拉辛长大的小伙伴们都曾可能遭此厄运,我知道被困在那座城市里是什幺感觉——因为我差点也没能走出来。我挺幸运的,我知道有太多人没能逃出来了,不论是被杀死还是陷于错误的生活方式。我参加过很多葬礼了,这并不会让我更好受。而且这种感觉很是奇怪,当你在职业生涯获得了一定的地位,比如我这个样子,而人们告诉你你走出这里了……然后你会想,天吶,我真的熬出头了。这某种程度上是没错,但事情没这幺单纯。因此我常会回到这里,以后也会。

对现在的我而言,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些拉辛的孩子以及这些地方都能够看到我和他们完全一样。我和他们来自同样的地方,而我自己也曾经是个孩子。我也干过蠢事,但我吸取了教训。买这样的教训并不简单,我也确信我花的时间比母亲期望的要长,但我确实吃一堑长一智,并最终获得了成果。而且一旦有了目标,我就绝不会放弃,我不想让这些信任我的人们失望。

我很幸运能拥有这点点滴滴。

Caron Butler亲笔:从赛场上退休了,但我会以其他的

因此我想在最后大声喊出这里一些人的名字。这些名字数目很大,会组成一个很长的名单,但我毕竟在联盟混迹了这幺多年,要感谢的人必然不胜枚举。我也要提前向许多无疑会没有被提及的人们致以歉意。

在我打第一场NBA比赛前,我的妻子就告诉我,无论篮球带我走向何方,整个家庭都将与我形影不离。她一直没有食言,而我此生对她的感激也无可比拟。她是也将永远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礼物。

当我想到自己职业生涯的过程时,我会念及在效力热火时期共事的BJ Evans, Rob Wilson, Tim Donovan, Andy Elisberg. Jay Sabol, Marjie Kates, Shivani Desai, Tim Grover以及球队的拥有者Arison家族。

我会念及我效力湖人时期,所认识的Buss家族、Mitchell Kupchak、魔术师约翰逊、Alison Bogli以及 Eugenia Chow。

以及华盛顿的Ernie Grunfeld, Milt Newton, Tommy Amaker, Sashia Jones, Candace和 Susan O’Malley。

在达拉斯时期的Mark Cuban和Rick Carlisle。

我效力快艇时期的队友们:Blake Griffin、DeAndre Jordan以及Chris Paul——在我因伤休战一年并回到洛杉矶后,你们赋予了我崭新的人生。

Caron Butler亲笔:从赛场上退休了,但我会以其他的

还有同时期的Matt Barnes、Lamar Odom和Chauncey Billups,以及我的偶像Grant Hill。之前给我一百万年,我也想不到能有机会与你同台竞赛。

接下来是密尔瓦基,能为公鹿队效力是我的一大梦想。感谢促成此事的John Hammond和Kohl理事,以及,实话实说,密尔瓦基的每一个人。没有什幺能与在自己家乡的所在州打球相提并论,感谢所有组成这段岁月的人们。

奥克拉荷马方面,则是Sam Presti、KD和Russell Westbrook。

至于底特律,首先是Tom Gores。与Stan Van Gundy教练重聚非常棒,还有与我并肩作战的小兄弟们:Andre Drummond、Reggie Jackson以及Kentavious Caldwell-Pope。

还有Vlade Divac,是他在2016年给躺在睡椅中、自以为生涯已经结束的我打了电话,让我得以与Rajon Rondo和DeMarcus Cousins共度了一年的时光。

还有Raymond兄弟和球员工会的诸位:Michelle Roberts, Melvin Claybrook, Jarvis McMillan, Richard Butler, David Stern, Adam Silver, Kate Skidmore, Chrysa Chin, Britney Thompson, Carmen Wilson。以及如同我从未有过的父亲般的,康乃狄克州大的Jim Calhoun教练。我在预科学校的Max Goode教练。 Steve Springer, Dana Newman, Mark Wahlberg, Rick Martinez, my publicists Kelly Swanson and Lisa Milner…

还有一位是要单独列出的,那就是我刚刚过世的好兄弟——Rasual Butler。我会一直记得,我们是同一年进入联盟的。和我一样,Rasual在生涯中也辗转多队,而他拥有一个人(不止于一名篮球运动员)所能有的一切值得讚美的品质:工作刻苦、积极乐观、富有职业精神和体育道德。他是最好的队友,NBA将永远怀念你,兄弟。

然后就是我的球迷——你们无法想像你们为我带来的欢乐,谢谢你们。我希望当你们想起Caron Butler时,也能够记起我对比赛的热爱和尊重,能想到一个在身心上都倾其所有的男人。我知道这是老生常谈,但这对我而言胜过一场比赛——这让我免于面对一个冷酷的未来。

我的思绪仍然会天真地飞回2002年的那第一次飞机之行,飞回我和家人共乘的那架热火专机——不是因为那飞机很贵或者很豪华,也不是因为我乘它第一次去了海滩,而是因为在那架飞机上,我第一次真正有了「正在前往某个目的地」的感觉。

在NBA打球是一个美丽的梦——我在这个梦里,与那些伟大的队友和教练一同度过了16年。这比起我曾经的设想已经非常好了。我或许将从赛场上退休了,但我不会远离它,我会以其他的形式继续陪伴这片场地。

我希望你们大家都明白一点:我度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光,是你们的帮助让这时光成为可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安亭D超生活|是一种生活网站|提供最新消息|网站地图 百盈国际官网_菲洪国际注册 最新版本亿彩堂下载_金州平台登录 下载app绑定账号送彩金28_大润发娱乐手机登录 金鹰娱乐平台注册_正信平台注册 万博全站app_js06网站备用网址 888集团6008登录入口_申博suncitygame下载 优德88官方网站开户_新得利网站娱乐 188体育ios_万博manbextApp下载 18luck新利客户端下载_华宇娱乐平台注册代理 bbingamezone官网_万博体育app世界杯版